Tag: 列传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阿娇列传



娇,生于香江,发与豆蔻,成于二八,受养杨生,其名为之扬。性天真,喜扮处女,脑残皆慕其名,喜yiyin其身,奋而捧之。

新春初始,一奇人发娇媚图若干于网络高登,举尽哗然,争相告走,华夏大地顿时淫雨霏霏,山呼海啸之势如万马奔腾于野,若雪崩席卷如斯。又数日,更有口爆劲图流传于市,脑残粉丝或哀鸣,或哭号,或泪眼迷离,或无语苍天,闻者皆囧之奈何!故,今日还原个中曲直,以聊脑残众!

某日,月黑风高之夜,冠希花言诓娇至其家中,曰:有一新式话筒予娇试用。娇信,欣然开嘴,希随即挺而怒入之!娇含其物,不明所以,渐感腔内膨胀,惊呼曰:奇物也,能变大! 希曰:此具甚耗电,无电则废,需入插座方能显其毫颠!娇闻之深以为然,遂邀其入瓮。希大喜,瞬息间直贯娇之插座。娇顿感麻酥,大呼:死鬼,果然有电!言毕,互电之。电至高压,娇惶惶而语:快关电,吾几欲崩溃矣!希此时如离弦之箭,正欲罢不能,怒曰:傻逼,此乃高压电,焉能自闭之!?少顷,双双电翻于榻。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史记 列传 阿娇

分类:史记。今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486

京城狗少列传



京城狗少者,生长于京师,相貌略。好诗书野史,思捷文嘉,舞勺之年即可作诗填词,凡见者皆以为异也。然造化弄人,自成人便走商贾之路,逢迎周旋不得安。及至而立,狗少业成家成,夜半忽梦年少事,直觉才华无处施展,惊醒,落寞郁积于胸。无聊至网易闲逛,恰逢网民盖楼。狗少眼见一高楼霎时平地而起,气势凛然,一时技痒,遂以云雨为骨,以风月为肌,撰文一篇,竟引来喝彩连连。狗少大喜,从此徜徉于网易,流连而不得返也。怀己经历,自起一名号,曰京城狗少,以求自在浪迹于江湖。不多时,即赢得薄名。

一日,狗少偶遇内阁力叔,两人虽初识然神交已久。此时内阁,放眼天下,广纳淫才,才高之士,莫不负策抵掌,顺风而至焉。狗少应力叔之邀欣然入阁,与红楼、帕瓦、网三等形成七贱之势,内阁终将网易淫湿高人皆拢至麾下。自此狗少与众淫才日夜淫湿,南征北战,击缶而歌,纵横网易,所至之处,高楼层起,人声鼎沸,应者云集,内阁风头一时无两,霸业遂成。狗少之名亦随之闻达于网易,常有慕其才者追随至内阁,只为求其只言...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史记 列传 京城狗少

分类:史记。今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405

芙蓉列传



芙蓉者,陕西武功人也。原姓史,字恒侠,后以号行,姓名反不为人知也。家世农耕,及笄,入汉中某官学。芙女天赋异禀,仪质非常,天方地阔,环目猩唇。初碌碌,某日行于野,一车轰然至,卷之轮下,竟不得死,众皆以异,不以凡人视之。既出院,性情大变,行走之姿渐绰约,拍照之势愈娉婷,居无何,名益振。同读皆慕其姿容而纷纷拜之裙下,以为虽西施毛嫱不能过于此。尊曰:“美黛玉”,一时千里来观者无数。比及一年,芙不胜其烦,投笔叹曰:“以吾之德才,不入清华北大而屈此褊仄,天之罪也!”遂赴京。官学之人闻之皆泣,如丧考妣。

居京数载,终日游于北大清华之间,三试不中,声名日隆。凡见其真身者莫不慨叹造化不公,传而愈烈,其名愈著。一时芙女之名风行京师。或有谓之曰:“夫天赐美貎于尔身,必委以大任哉。不若先博名望,培植党群,以济大事。”芙以为然。置平生得意之写真于网上,奈何应者寥寥。患之,问于某人某人者,号曰“炒作子”,不知其名。为之谋曰:“京畿重地,卧虎藏龙。欲出名必言人所不敢言,为人...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史记 列传 芙蓉

分类:史记。今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356

易中天列传



易中天者,湖南长沙郡人也,牛鼻狮目,蓬头洁面。中天年方六十有二,厦门太学教授为业,成名于百家讲坛,爆红于讲书《品三国》。世人颂之,时有国报三联生活周刊者,悉中天,惊其功,讶然曰:“此兄才高八斗,学术超男也!”

中天年少时,锥股刻苦,成绩优异,闻名乡里。本是状元之才,然高中毕业,乡试高考废止,举荐代之,实为官居要津者子女亲属特权也!时国朝太祖下诏曰: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大有可为”。中天青春年少,战天斗志,激情满怀,欣然奉诏,国朝16年,自愿支疆,名曰:军垦战士,倍受鼓舞!支疆十年,中天辛劳勤奋,屡授嘉奖,曰:植棉摘棉红旗手!

时太祖目光如炬,视通古今,预之未来,为防国色变修,运筹帷幄,发起斗私批修之运动,时人谓之曰:文化大革命!一时举国草根激奋,斗争干部,捉拿牛鬼蛇神,斗私批修,绵绵不息。中天观此情事,扼腕叹曰:“国无宁日矣!吾侪恰青春年少,岂可久废于此疆野之地乎?郁极矣!郁极矣!”时有高人诲曰: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...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史记 列传 易中天

分类:史记。今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328

马加爵列传



马君加爵者,桂之宾阳人也。年及弱冠,形貌古异,环眼蒜鼻,发尽上指。为人罕言语,工技击,多膂力。年二十,入滇之官学。
       
甲申岁仲春,聚邻舍四生赌,局未覆,马君彩之者三,邵生窘,疑其出千,乃出恶语逅之,其余三生皆群起而谩之。马君虽不言,实阴衔恨之。暮,货大铁椎二,袖而归。既同寝,伺邵生眠,奋而椎之,颅裂。明日,诱杨生以赌,亦毙之。如是者更击杀二生。既杀四生,悔,乃以布封其尸数匝,函而藏之柜中,重锁而遁。数日,同舍某生语于舍吏:“吾室若鲍鱼之肆,其臭不绝,何也?”吏以为腐鼠,患之乃所锁发柜,卒见尸,股栗欲堕,旋白衙吏。吏不敢隐,急闻刑部。刑部重之,乃案马君行容而为图,悬巨万之赏,大搜于四海之内。天下遂震动,小儿闻马君之名,不敢夜啼。然竭刑吏之余智,竟失其所往。天下益惧之,或云其藏金陵,或云其窜藏边,莫衷一是。
  
越旬日,琼之氓游于道,窥见一丐,颇似榜图。乃试与之语,丐色变,佯疯而走。氓乃蹑其踪,急禀琼衙。琼之吏空...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史记 列传 马加爵

分类:史记。今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497

郭敬明列传



文抄公郭敬明者,蜀之僻自贡人士。公身不满五尺,形貌猥琐,嬴弱不可缚鸡。国朝五十四年,公借倭人clamp氏《圣传》、国人颜歌氏《天涯》之文、大侠古龙之文案,集众家之长编为《幻城》,署以名刊行,一时洛阳纸贵。

公因再接再厉,盗天涯庄羽氏之《圈里圈外》,美其名为三毛的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,不日刊行,百万量巨,声名双收。

庄羽初隐忍不发,及公之书刊行,告公于京师大理寺,审理四年,公官司败裂,昔抄袭之举东窗事发,遂身败名裂,臭不可闻。

昔有孔乙己曰:窃书不为偷。今有郭敬明曰:抄书不为抄。若夫抄书,尚且可忍,然其毒害世人,败坏八零帮声名,加之其人品猥琐,言行可笑,终为世人所弃。

Tags: 史记 列传 郭敬明

分类:史记。今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260

贾君鹏列传



贾君鹏者,字饭否,生年不详,盖束冠之年,虽长于乡间,然早识文物,彬彬不异于市民。有母尚在,于家务农。《论语》有云:"父母在,不远游。"鹏谨记之。出行未曾距家十里之遥,常于门前田间游荡。

鹏体弱,家虽贫,其母亦未尝少济之粮草。嗟乎,母子同食,但食一口,皆遗之子者,母也。风卷残云,只一口留于母者,子也。人谓岳母刺字,勉也;孟母三迁,教也;贾母遗食,叹也!

鹏于舞勺之年初识电脑,称奇之声不绝于口。所谓初年能开机,次年识游戏,一朝知魔兽,从此沉溺此。

初,其母尚能觅其踪影,劝其用膳;久之,鹏不胜其烦,遂离家愈远,归家愈疏。其母茕茕孑立,终日只知以泪洗面。世之谓古来慈母皆寂寞。

天朝 六十年七月十六日晨,鹏已三日未曾归家,其母甚忧,惶恐难食,遂遣一亲友于鹏之常驻贴吧发帖,言简意赅,情深意浓,见者无不潸然泪下,万人同寻之。

嗟乎,所谓树欲静而风...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史记 列传 贾君鹏

分类:史记。今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175

李敖列传



李敖公,民国二十四年诞于满洲,开蒙学于北京,不识愁于战乱,民国三十八年,随父海遁台湾,偏安南朝,迄今未归,则公已耄耋耳。

夫南朝,蒋氏败绩,踞台岛以苟延,挟国体而自重,隔海峡以对峙,倚米国而无恐,故败而未亡,崩而不溃者也。又,失国之痛,丧家之耻者,至世子经国亲政以来,颇知反躬切责,内则老朽辈渐次逸放山林,青年才俊者归岛效力,仓廪日渐其丰,文明日渐其化,新朝文攻武卫之期,则南朝已入四小龙之列;外则修好米日,言听计从,则中兴之象卓然也。

敖公青壮之期,颇与台岛之卧薪尝胆同进退也。夫李敖,才情俱佳,纵情豪放之辈也,才情之酿得佳嘉者,胡适公,钱穆公之调教于前也;纵情之得以豪放者,苛禁弛,文明兴之姑且于后者也,如是,则敖公两入大学,三入囹圄,八创报刊,百场官司,竟尔越战越勇;著述百册,禁其八九,骂人三千,结缘四五,老尔愈名之者也。

蒋氏父子厌其张狂,盖因敖以大才研考其隐私,揭实据而辱其先人,杀无赦者然也,竟不杀,效孟德杨修故...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史记 列传 李敖

分类:史记。今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985